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李之莺:雪落江湖

评论吧(www.pinglun8.cc)2018-01-14 22:53 来源:评论吧 人气: 评论(0

  雪粒, 砸在屋顶上,叮叮咚咚,平稳,规律,不疾不徐。

  预告中的一场大雪,还是一场疑问。

  一整个上午,也是如此,无风,无云,依然天高地旷的样子。气温,也不见得降低多少。

  “看样子下不大吧!”几个人这样谈论。

  凭借以往的经验,雪落之前,天玄地黄,狂风呼啸,大雪压境之势,总是有惊心动魄的前奏的。

  可是这场雪终于飘飘忽忽,悠悠然然,不紧不慢地,下了三天三夜。

  然后就轻而易举地,就积雪盈尺了。

  仿佛它并不急于赶路,不急于落下来,他活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可以淡定从容,好好享受自己,在空中飞舞的过程了。

  以前他调兵遣将,派先锋部队,布彤云 ,卷西风,扫落叶,来显示他的气派,他的威严,他的功力深厚,这次他终于安安静静,只身前来,素衣白衫, 腰悬长剑,来这野外茅屋,来会他退隐江湖多年的老友兼宿敌。

  就在这旷天雪地,叩门、拱手、幸会、解剑置于几案,席地而坐,柴火煮老酒,二人相对而坐,促膝长谈,一素衣白衫,一布衣黑袍。这一谈,便是三天三夜。

  从江湖,聊到庙堂,从庙堂,聊到乡野,从乡野聊到小民,从小民聊到盗贼聊到鸟雀聊到山鸡、鼹鼠的命运。

  他们唯一没有聊到的便是草木,只有草木在雪野里,陪同他们畅聊,只有草木,同他们一样,坦然承受,既来之,则受之。只有草木将自己裸呈,没有寻求庇护,没有奔走逃逸,没有躲藏,没有呼天呛地。他们硬生生的承受,既来之,则受之。如此,如此而已。

  这两位老友聊的太投机,太投入了。酒壶里噗噗冒着热气, 融化了他们头顶、眼睫和衣服上的雪花。茶壶里咕咕的沸腾声,掩盖了他们周围,青枝纷纷断裂的声音。时间的骨骼,纷纷碎裂。

  不,不对,不是这样的。你看他们头顶上蒸腾的热气,看那两块蒲团越陷越深,你才恍然大悟-这一切,分明是他们两人内力的对抗与消解!

  三天三夜。凌晨,白衣人起身、拍雪、取剑、拱手、道别、悄然而去……

 

  作者简介

  李之莺,原名:李秀丽中国青年诗人协会会员、湖北省第五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随州作协会员、随县作家协会副主席。有作品发表在《星星》、《湖北日报》、《诗中国》、《诗选刊》、《新诗想》等诗歌杂志,并入选《千家诗》、《2015中国诗歌卷》、《诗·界》等多种选本。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李之莺雪落江湖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投稿邮箱:sccscc#vip.qq.com(#换成@)   皖ICP备13014210号-7   鄂公网安备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553号   中国专业的垂直行业评论网站   Copyright @ 2015-2017 Pinglun8.cc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