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打工情侣相约裸婚,千万富商强势入侵,狂言三月夺爱

评论吧(www.pinglun8.cc)2016-11-11 23:33 来源:古今故事报总第1302期 人气: 评论(0

  不幸!这段裸婚爱情危机四伏

  2011年2月底,陈海峰与司机刚回到单位停车场,正在驾驶舱内收拾单据,突然有个夹着公文包的壮小伙急促地敲打车窗:“下来,我老板找你有话说。”不远处,一个中年男子站在一辆奥迪A4轿车边抽烟,眼睛死死地盯着陈海峰。陈海峰的呼吸急促起来,这个男人最近才冒出来,却搅得他的生活天翻地覆--男人叫庄立程,43岁,在乌鲁木齐开发着两个楼盘,是身价数千万的房地产开发商,同时也是他的情敌。

  庄立程用狂妄的眼神扫了陈海峰一下:“不多废话,给你五万,然后滚出乌鲁木齐,彻底离开廖敏!”陈海峰气得浑身发抖,勉强才控制住语气:“我们真心相爱,廖敏不会和你……”“狗屁!”庄立程扔掉烟头,伸出三根手指凑到陈海峰眼前比划:“敬酒不吃吃罚酒。三个月,我保证让廖敏跟我走。什么都有个价钱,就你这样的穷小子还想跟廖敏结婚,真是痴心妄想!”说完他带着司机驱车扬长而去,丢下陈海峰一个人愣愣地站在那儿。

  穷小子?陈海峰除了愤怒只能苦笑。24岁的他出生于四川渠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母亲身患多种慢性病,是个邻里周知的药罐子。2007年大专毕业后,陈海峰来到乌鲁木齐,在一个老乡开的外贸公司帮忙。可才几个月,朋友的公司便因被人拖欠太多货款而倒闭,陈海峰只能在一家物流公司找了份调度的工作,月收入仅一千元出头。

  异乡打拼的日子枯燥无聊,没有精神寄托,也看不到美好的明天。这时,廖敏来了。那是2008年9月的一个周末,同事硬拉着陈海峰去找他的女友。这是一幢普通的居民小区,三楼是宾馆的员工宿舍,同事壮着胆子在楼下呼唤女友的名字,突然一个大眼睛的女孩走到阳台上,一边笑一边挥手:“你们等一会儿,我们马上下来。”同事扯扯陈海峰的衣角,啧啧感慨:“这是我女友的同事廖敏,大美女啊!这回可便宜你了,记得要请我吃饭。”

  当廖敏和同事女友走下楼来,陈海峰看得眼都直了:女孩皮肤白皙,双腿又长又直,一头中发刚刚洗过,散落得恰到好处,那俏丽的脸庞,像极了某个着名女明星。那天,四人一起吃饭看电影,廖敏显得活泼大方,一个劲地追着问这问那,见陈海峰害羞局促的样子,她像得了什么便宜似的咯咯直笑。

  随后的国庆假期,陈海峰正无聊地躺在宿舍床上,廖敏与同事女友拎着袋水果就进了屋。同事与女友很快就牵着手出去了,廖敏却留下来好奇地看这看那:“你倒是收拾得很干净嘛,衣服还叠得蛮整齐。”晚上,廖敏像变戏法一样,用电磁炉炒了两菜一汤。

  缘分的事情很难讲,陈海峰与廖敏就这样相爱了,两人在新华南路租了套小两室同居。1988年出生的廖敏是湖南涟源市人,才来乌市打工没多久。每到周末,简陋的小屋内就四处飘着油泼辣子与煎菜饼的香味。一个普通的打工仔,居然找到了这么漂亮的女朋友,陈海峰恍如做梦。发现廖敏喜欢上网,陈海峰咬牙掏出四千元积蓄,为她买了一台最新式的笔记本电脑,知道陈海峰境况的廖敏连着怪他乱花钱。为了让男友体验到家的温暖,廖敏时常饿着肚子,也要等到8点下班后,陪着陈海峰一起吃饭。两人都是收入不高的打工一族,却时常携手散步、逛街、看星期二的半价电影,同居的日子甜蜜而幸福。

  在一起的日子久了,两人的话题就不可避免地涉及到谈婚论嫁上。说起未来的婚房,陈海峰显得心情沉重,工资微薄,家里又无法提供支持,那高昂的房价令他不寒而栗。廖敏心里也不好受,但她一面顶住家里的压力,一面还宽慰男友:“没关系,我们一起努力,现在不是还有很多人裸婚吗,我们可以先结婚再攒家当。”廖敏不只是嘴上说说,为了省钱,她只用些劣质化妆品,常常几个月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陈海峰既感动又内疚,为了能多赚点钱,他周末还找了份发传单的兼职。

  幸福中的烦恼还不止这些。因为廖敏长得实在漂亮,总会有一大拨男人凑到她跟前献殷勤,虽然她每次都严辞拒绝,但陈海峰还是时常为此提心吊胆。2010年7月初的一个深夜,陈海峰赶去接廖敏下班,却撞见有个陌生男孩手捧鲜花,缠着刚走出大门的廖敏拉拉扯扯。陈海峰的怒火熊熊燃烧,一边冲上去一边喊:“放规矩点,她是我女朋友!”此后陈海峰连续一个月每天接廖敏下班,这才算吓走了那个情敌。

  事后得知情况,陈海峰不由吓出一身冷汗:对方是当地某个国企的部门经理,研究生学历,家境十分优越,两相对比,他觉得自己赢得十分侥幸。可是,廖敏的美貌摆在这儿,以后要是出现社会地位、经济实力更强大的情敌呢?陈海峰不敢再往下想,贫穷固然能励志,但催生的多半还是一种微妙的自卑。

  事实总不以人的美好愿望而改变,陈海峰最担心的事随着庄立程的出现,还是发生了。

  屈辱!这个房产商步步紧逼

  由她做司仪的助手。因为新郎的父亲是官场中人,所以当天出席的颇有一些成功人士。整个晚上,廖敏都发现主宾桌上有个中年男人,不停扫视着她全身上下。等到婚宴结束,那个男人堆着笑脸,凑过来递上一张名片:“我叫庄立程,小姐,交个朋友。”

  当晚,廖敏以开玩笑的口吻,把这件事告诉了陈海峰。起先他不以为意,因为这种事发生在廖敏身上,实在过于普通。然而接下去的两周,庄立程几乎天天带着朋友到廖敏的宾馆吃饭,约她出去唱歌聊天,每次还硬往她手里塞礼物,从几百块钱的高档时装到几千块钱的香水。廖敏只要借口有规定不能收,庄立程就会大呼小叫,煞有介事找经理抱怨“只是一点好意,你们管理太不人性化了”.庄立程是大客户,经理不敢得罪,只能暗示廖敏收下。

  对方死缠烂打出手又如此大方,陈海峰又紧张又焦急,劝廖敏:“这种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小心,别上当受骗。”廖敏赶紧安慰男友:“我只爱你一个人,我会对他说清楚的。”

  第二天,廖敏破天荒答应了庄立程一起喝茶的邀请,一五一十向他讲述了自己与陈海峰的爱情。庄立程听完哈哈大笑:“这种男朋友要了干吗,裸婚?骗骗小朋友还差不多。你还是跟我吧,每月两万够不够?”廖敏吓得落荒而逃。

  此后廖敏刻意回避庄立程,每次只要他来吃饭就装病不出场。难道我连个穷小子都比不过?庄立程这口气怎么都咽不下去。在他看来,这场追逐战的目标已经不仅仅是廖敏的美貌,而是事关他的尊严。

  不知庄立程从哪里打听到廖敏的住址,一个周末居然直接把车开到了楼下,打电话约她出去郊游。廖敏不知所措,一边偷偷透过窗户观察着楼下的动静,一边死命拉着要冲下楼理论的陈海峰。谁都没有想到,十几分钟后庄立程居然径直跑上楼,他故意对陈海峰的存在视而不见:“啧啧,廖敏你看这破房子怎么住嘛,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

  陈海峰被他的无耻彻底激怒了,大吼:“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早去你公司打听过,你在老家宝鸡早结过婚了,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庄立程被揭穿老底,不由恼羞成怒:“我会离婚的,再说关你什么事,你能给廖敏什么?”眼看两个男人就要厮打到一起,廖敏心头又是烦闷又是伤心,突然痛哭失声,她上前拼命把庄立程往门外推:“你走,你走!”见状,庄立程只能悻悻地离去。

  那个晚上,两人都是彻夜难眠。陈海峰死死地抱着廖敏,心里又是庆幸又是忐忑:庆幸的是自己的爱情顶住了这次考验,忐忑的却是庄立程这个人死皮赖脸,恐怕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果然,庄立程觉得事情的症结还在陈海峰身上,竟找到了他的单位,见金钱收买不成,他还羞辱性地抛下了那个“三个月夺爱”的赌约。

  似乎诚心要给陈海峰好看,此后庄立程经常耀武扬威地把车停在楼下,不停给廖敏打电话,发短信。这番阵仗有时引来一群好事的邻居围观,他就大言不惭地声称,陈海峰抢了他的女朋友躲在楼上,如何无耻下流云云。陈海峰气得头顶冒烟,几步下楼要找庄立程算账,却被他和司机一起三拳两脚打翻在地,眼角都破了个口子。见廖敏哭喊着下楼,庄立程抽出几张钞票扔到陈海峰脸上:“等着瞧,好戏还在后面!”说完上车走人。

  对一个男人来说,这是何等的羞辱!陈海峰痛苦、彷徨、愤怒,想报警,怕丢了女友的名声,想打上门去算账,却又双拳难敌四手,更担心一旦闹出严重后果,孤苦无依的廖敏又该怎么办。经过再三考虑,陈海峰就向单位辞职,然后劝廖敏:“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你也把工作辞了吧,跟我回四川结婚过日子。”廖敏深深叹了口气,幽幽地说:“躲他也不是办法。到了四川我们连份工作都没有,住在哪里,日子怎么过?再说你父母从未见过我,也不知道他们的态度……”陈海峰赶紧接过她的话头:“那我先回去租个房子做点准备,然后你就过来。”

  5月初,陈海峰不顾廖敏的劝阻,心急火燎赶回四川渠县老家,跟父母把事情一说,接着又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租了套民房。可等他再给廖敏打电话,却始终是关机。坏了,难道是庄立程动了什么手脚?陈海峰一阵心慌,赶紧连夜坐火车赶回乌鲁木齐。回到出租屋一看,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廖敏不知所终,她的衣物也全都不见了,只在桌上给他留了张字条,上面寥寥几句话:“海峰,也许我们真的没有缘分,对不起,我走了,希望你能找到你的幸福。”

  一瞬间,陈海峰觉得天崩地裂,双脚酸麻得几乎踩不稳地,他给廖敏老家打电话,得知廖敏并没回家。跑到庄立程的公司,接待说老板有事出差了,再问去哪儿出差,对方干脆把他轰出了门。走投无路的陈海峰只能到宾馆,向当初那个同事的女友打听廖敏的情况,那女孩却吞吞吐吐不肯说。陈海峰一路哀求,几乎流下了眼泪,对方实在不忍,这才犹豫着开口:“告别的时候廖敏也哭得很伤心,她好像说,可能会去陕西打工……”

  陕西?那里不正是庄立程的老家吗!走出宾馆,陈海峰的脑袋嗡嗡作响,眼前一片漆黑,他跌跌撞撞拦了辆出租车:“快,带我去火车站!”

  疯狂!利刃灭了爱情入侵者

  在宝鸡当地,庄立程赫赫有名,陈海峰很快就找到了他公司的地址。他找了辆出租车,一直守候在庄立程公司门口跟踪。第一天,他发现庄立程回到位于金台区的一处高档别墅,一个明显妻子模样的中年女人开门。第三天下午,庄立程没带司机,独自驱车来到东二路一处高档小区,停车走进了其中一幢。

  十几分钟后,他最害怕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庄立程挽着廖敏下楼,得意洋洋地不知说些什么,一边还伸手在廖敏臀部捏了一把,也许怕人看到,廖敏赶紧推开他……陈海峰想要上前质问,浑身却没有一点力气,这个晚上,他独自躺在招待所的床上,绝望得泪流满面。

  5月29日上午,陈海峰走进这幢楼,从一楼开始挨家挨户地敲门,敲到第六家,那张魂牵梦绕的脸终于出现在他面前。那一刻,那张脸上也写满了惊讶与痛苦。看得出,这是一套精装修的公寓房,屋内摆满了崭新的高档电器,音响上的标签都没来得及撕去。

  两人一时相对无语。“是我对不起你……”还是廖敏抽泣着,打破了这可怕的沉默。

  原来陈海峰回四川后,庄立程又几次三番上门纠缠,最后他索性抛开所有的伪装:“只要你离开陈海峰跟我三年,就给你三十万现金,再每月给两万家用,将来再送你套房子。你不是有个弟弟,马上要考大学了吗,我能供他上国内最好的,甚至还能送他出国留学……”

  跟陈海峰在一起的三年,廖敏理想中的爱情在现实压力下渐渐变了味道,没钱没房,甚至议程中的结婚都是裸的,家里又持反对意见,漫天风雨中,她只能强迫自己撑下去。然而庄立程的强势入侵,陈海峰的无力,乃至他的辞职一时离去,终于使她失去了对这段爱情的信心。就在“开价”的那个晚上,庄立程把她生拉硬拽到一个宾馆,等她清醒过来,却已经酿成大错……自感无颜再面对陈海峰,廖敏开始任凭庄立程摆布。

  陈海峰扬起巴掌,最后手却无力地垂下。的确,这几年,他实在亏欠廖敏太多了。他瞪着通红的眼睛要走,却被廖敏哭着死死拦住。最后,他们依偎在一起,一遍遍地回想两人几年来曾经历的一切,彼此都是说不出的难过。思前想后,陈海峰决定留下来等着庄立程,好好跟他算算这笔账。

  那几天因为公司事多,直到6月2日晚七时许,庄立程才再次来到廖敏处,因为是幽会,他照例没带司机。一进门,庄立程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客厅里,陈伟峰正一脸怒容地瞪着他。“好小子,居然找到这里。怎么样,我说三个月就是三个月吧,廖敏现在是我的人,只要我打几个电话,保证你出不了这个小区!”庄立程很快反应过来,他脸色阴沉,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架势,又是讥笑又是恐吓。

  廖敏明显被吓着了,拉着庄立程的手苦苦哀求:“你别难为他。”庄立程鄙夷地甩开她的手,大声呵斥:“你怎么这么贱!你的账等下我们再慢慢算!”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刚才还一言不发的陈海峰。

  陈海峰随手抓起桌上的水果刀,像头发怒的狮子扑了过去。庄立程刚想把他推开,胸部腹部就狠狠中了数刀……被刺五六刀后,庄立程痛苦地扭动着身体,无力地倒在了血泊中。

  杀了人的陈海峰,突然有种彻底解脱的快感。他对廖敏说:“你快走,我杀了人,不想连累你。”廖敏从最初的惊恐中回过神来,说什么都不答应:“不,你到哪儿我就到哪儿。看他是救不活了,赶紧找个地方把他扔了吧。”接着,陈海峰把庄立程的尸体拖到浴室肢解,而廖敏则外出购买用来抛尸的蛇皮袋……6月3日、6月4日深夜,两人分多次将包裹着尸块的蛇皮袋掩埋抛弃在金河乡兴隆村、渭河公园芦苇丛等处,并买来清洁剂,将杀人现场进行彻底清扫。6月5日,两人乘坐火车逃往四川达州。

  陈海峰觉得杀了庄立程还不解气,他于6月6日单独潜往广东惠州,并在当地购买手机卡,向庄立程的妻子发去勒索短信:你丈夫在我们手中,想要他活命,就筹200万元来……

  2011年6月7日,接到勒索短信的庄立程家人选择向宝鸡市金台分局报警。警方围绕着被害人的社会关系展开排查,嫌疑很快集中到廖敏身上,警方随即在她东二路的曾租住处展开搜查,现场残留血迹经确认属于庄立程。警方立即向全国发出通缉令。6月13日,廖敏与陈海峰在重庆落网。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投稿邮箱:sccscc#vip.qq.com(#换成@)   鄂ICP备05001937号   评论吧——中国最专业的垂直行业评论网站   Copyright @ 2015-2016 Pinglun8.cc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