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舍“家”租“屋”为房贷减压,双租客的典当人生何以两败俱伤

评论吧(www.pinglun8.cc)2016-10-21 23:18 来源:古今故事报1296期 人气: 评论(0

  舍“家”租“屋”,“双租”计划为房贷减压

  2008年,黄汉松、杨芸夫妻贷款45万元,在贵阳最繁华的云岩区买了一套110多平方米的房子。黄汉松就职于贵阳清镇市一家制药厂,杨芸在清镇市一家电子销售公司做会计。在贵阳市区买房,意味着他们必须早晨6点多出门,忍受单程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去上班。可夫妻俩心里却“苦中有乐”:要知道能在市区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是多少人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啊!交房后,夫妻俩花了10多万元对这套爱屋进行了精装修。

  这部轰轰烈烈的“家庭励志史”才刚刚展开,银行利率便上调,让他们的还贷压力“一路飙升”起来。从2010年到2011年2月,8年期等额本息还贷,由每月5500元升至6000多元,每月须多还近600元。

  看着存折上的数字越变越小,杨芸不禁心疼地说:“当初我们勒紧裤带在贵阳买房,只为享受城市生活,现在却骑虎难下。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在单位附近买房。”“现在流行‘双租’,要不,我们把房子租出去,再到单位附近租房住。要知道,贵阳市区房租比清镇高得多,这不仅能缓解我们的还贷压力,还可解除我们上下班的劳顿之苦,每天至少能多睡一小时。”黄汉松早在买房之初就有这样的想法了。虽然心有不舍,但残酷的现实还是使杨芸不得不选择退让。因此,夫妻俩达成了“双租”的共识。

双租客

  2011年2月底,夫妻俩在清镇市红枫公园附近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居室,每月租金600元。搬进“新居”后的第一天,夫妻俩就着实体验了一回悠闲生活:8点出门,只需20分钟就能到达各自的公司,挥别了以往“行军”似的生活。

  让他们意外的是,“双租”的第一个月,夫妻俩的经济压力反而加重了。原来,生怕“糟蹋”了自家爱屋的夫妻俩,不仅将租金定得较高,还对租客要求甚多,以致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租客。这让黄汉松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房子没租出去,又要贴钱租别人的房子,这样下去能顶多久?我们是不是该将标准放低些?”杨芸却坚持说:“我们的房子那么好,当然要挑租客了,得像为自己女儿找婆家那样挑选!”

  在杨芸的坚持下,又拖了大半个月,直到黄汉松的朋友介绍了一位从事装修行业的罗老板来看房,黄汉松夫妻俩这才觉得合适了。一来对方是小老板,租金方面自然不是问题;二来对方声称租屋只为日常休息,连做饭都不会在屋内。为了不再去中介花冤枉钱,双方一拍即合,当场签署了一份自拟的租房合同,房租每月1200元。想到这笔不小的“双租”差额,夫妻俩心里有说不出的欢喜。

  那头刚给爱屋找到了租客,可这头的租屋却出了问题。

  5月的一天,黄汉松去缴水费,一看,居然用了100多吨水!工作人员说,前两个月他们没能上门抄表,而是依据用户平时的用水量估算,这一个月抄表的水量确实是这么多。

  黄汉松当即找到房东。本该有理有据的论辩,却被房东一句话就给驳了回来:“当初进门时你没抄表,这个时候,谁能说清是哪个租客用的水?”黄汉松夫妻俩吃了哑巴亏,谁叫自己没租房经验呢!

  两头受气,租房租成有“家”难回

  谁知,接下来的一个月夫妻俩又用了30多吨水,两个人怎么可能用这么多?夫妻俩把水龙头全部关好再看水表,果然,水表还在转。夫妻俩瞅着这回有了“铁证”,一定能讨回个说法。可房东冷声道:“测试水表这笔费用谁出?即使水表有问题,也是在你们租用期间坏的,合同上写着‘因管理使用不当,造成物件破损的,一律由租客赔偿’。”黄汉松夫妻当场愣住:不去验表,长期下去,自己这个“用水大户”实在冤;去验表,坏了的话,换表的钱谁出?

  心中的不甘瞬时让黄汉松怒火中烧:“这房我们不租了!”房东却乐意地说:“按照合同,你们违约弃租,那1000元押金就不退了。”夫妻俩又气又恼,心里怄着一口气:弃租太便宜房东了!无奈之下,夫妻俩只能自己花了60多元去验水表。

  不验不知道,一验更蹊跷,结果显示水表竟然是正常的。难道那多用的20多吨水会凭空消失了不成?为了弄清真相,当晚,黄汉松趴着跪在租屋的地板上,将耳朵紧紧贴着地面,边爬边听。结果在卫生间地板下听到了隐隐约约的水流声,原来水管一直在渗漏!他兴奋地大叫着站了起来:“找着了,找着了!”看着灰头土脸的丈夫那般高兴劲,杨芸既心疼又心酸:倘若住的是自己的屋子,还用得着因为别人的脸色受累受气吗?

  随着“水表事件”告一段落,杨芸对自家大屋的思念也疯长起来。7月的一天,夫妻俩决定回一趟“家”.

  谁知,刚一开门,迎接他们的却是一股扑鼻的臭味,玄关处胡乱堆着的脏鞋、臭袜成了最抢眼的“风景”.夫妻俩捂着口鼻一路向前,入目的“景色”更是让他们终生难忘:一片狼藉的客厅里到处散放着吃剩的食物,近万元的沙发上横陈着脏兮兮的衣裤,原本光洁的沙发套面上满是油污,洁白的电视背景墙也已成了一张大花脸,白一团花一团……

  自己花了10多万元精装修的房子,竟成了眼前这般模样,难道这就是当初对方保证的只作“日常休息”之用?杨芸气愤地拨通了罗老板的电话,一问才知道,原来罗老板租房没多久,就去遵义包工程了,他把房子安排给了手下的4个工人住。“你为什么不先说明情况?”听着杨芸歇斯底里的质问,罗老板解释说:“当初合同上只写不得转租,现在我并没转租,只是让其他人来住,他们弄脏屋子是不对,我会约束他们,但总的来说,我并没有违约。而且你们既然将房子租给我了,这样贸然地出入似乎也不太合理。”

  虽然气,虽然急,白纸黑字的条款却让黄汉松夫妻失去了对房子的自主权。想到如今自己回趟家竟成了不速之客,黄汉松夫妻心中有说不出的苦涩:这房没了,“家”也没了吗?

  夫妻俩怏怏不乐地回到清镇的那个“家”.自从“水表事件”后,房东总会隔三岔五地来“家”里巡查,在黄汉松夫妻俩看来无疑是有意刁难。这头受气,那头憋屈,原本的设想却成了如今“无家可归”的结局,这让黄汉松夫妻俩自怜之余,更加深了对自家大屋的记挂。

  考虑到上次罗老板的告诫,夫妻俩决定事先预约时间,再回“家”看看,可一连几次都无法与罗老板联系上。

  于是,一个周末,夫妻俩主动出击,早早守在自家大屋的门口。等了好一会儿,“吱呀”一声大门终于开了,几个民工从里面相继走了出来。黄汉松上前自我介绍道:“我们是这家的房主,想进去看看。”其中一个工人瞅了他一眼,说:“我们怎么知道你们是房东?”说完,几人匆匆落了锁,转身就走。杨芸快步上前,拦住了他们:“我们尊重你们,才想打声招呼。要不然,我们自己有钥匙,可以直接进去!”说完,杨芸掏出钥匙准备开门。几个工人急了,争先恐后地挡在门前,说:“你有钥匙就能证明你是这屋的主人啊?你要是私自进屋,那我们就报警。”

  黄汉松急着去找物管证明自己的身份。等他拉着物管回来,几个工人早就上班去了。夫妻俩想自己开门进去,物管却劝他们说:“你们这样进去,万一他们丢了东西,就说不清了。”于是,夫妻俩决定在自家门前死守到底。

  为“家”挣扎,“双租”人生两败俱伤

  直到晚上8点,几个工人才手提啤酒、熟食,满身尘土地出现在两人的视线里。这回,黄汉松夫妻俩终于在物管的陪同下顺利进了大屋,可屋里的情况几乎和上次无异。黄汉松随即打电话给罗老板。这次罗老板似乎没了上回的好心情,开口便问:“房子哪里损坏了?”“目前没发现。”黄汉松的话,让罗老板瞬时有了底气:“既然房子没坏,那我也不好说什么,他们干活累了,回来放松一下,你们也要理解。”问题没解决,反倒被扣上了“不理解”的帽子,夫妻气得浑身哆嗦却又无话可说。

  就在这两头煎熬的日子里,黄汉松夫妻俩不止一次地后悔。如今,他们早已没了当初美好生活的梦想,只盼着能快点挨完这一年,再也不“双租”了。

  2011年8月底,夫妻俩忍不住又回了趟“家”.晚上9点,大屋里灯火通明,奇怪的是,无论夫妻俩怎么敲门都无人回应。于是,夫妻俩在物管的陪同下,开门进了家。眼前的一幕让三人愣住了:客厅里,三个工人和三个妖艳的女子在看电视,从那三名女子的打扮看,身份不言而喻。

  杨芸生气地上前,一把拉住其中一个女子:“你是什么人?这是我的屋子,我没把屋子租给你!”此时,-个工人给三名女子使了个眼色,三名女子不顾杨芸的拉扯急忙离开了。

  黄汉松猜到几名女子的来历,就说那几个民工有嫖娼嫌疑,自己可以随时报警。几个工人见女子已走,气焰大盛,说:“警察来了正好,我也要报案,昨天我在这儿丢了2000元钱,而且只有你们有钥匙。”黄汉松气得浑身发抖,扑上去就抓住那人的衣领。对方一把推开他,挥着拳头说:“你再过来,我叫你躺着出去!”另外两个工人也在旁边蠢蠢欲动,杨芸又气又怕,急忙和物管拉开两人。黄汉松夫妻刚出门,身后就传来工人恶狠狠的警告声:“你下次再闯进来,我们就当强盗打!”

  事后,夫妻俩越想越气:与其这样两头受气,不如两边退房,就算赔偿再多的违约金也认了。夫妻俩决定先收回房子,黄汉松甚至做出了少收两个月租金的决定作为让步,可罗老板说当初合同上并没有对违约问题有所涉及,所以他要求黄汉松帮工人们找到新的租屋。不然,工人们就继续住下去。这一要求彻底激怒了夫妻俩:说到底这还是我的房,怎么就不能由我说了算呢!

  2011年9月17日,夫妻俩趁4个民工外出时,把锁换掉,将工人们的衣物等搬到小区物管处,随后将此事电话告知罗老板。罗老板当即在电话里和夫妻俩争执起来。

  晚上7点,“砰砰砰……”,一阵砸门的声响震动了正忙着收拾大屋的夫妻俩,黄汉松知道准是民工闹事来了。积聚了半年多的怨气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他和来帮忙清理屋子的堂弟黄汉明各操起一截木棒怒冲冲地来到门口,一开屋门,就对着来人劈头盖脸地一阵乱打,几个工人猝不及防,一个头部挨了两棒,鲜血直流,一个手臂挨了几棒,抢着往后退,还有一个一骨碌滚下一层楼梯,捂住小腿惨叫……这场换锁砸门事件最终导致一个工人小腿骨折,一个工人头部缝了5针并轻度脑震荡,一个工人手臂骨裂。

  经过协商,黄汉松以赔偿2000元违约金的方式收回自己的房,但要负担工人的全部医疗费用及误工补贴。可几次协商,双方均未能达成协议,纠纷仍在继续。而在清镇,黄汉松夫妻俩以600元的违约金为代价退掉了租屋。

  家不像家,房不像房,黄汉松夫妻俩怎么也想不到作为“双租客”竟落得如此结局!而这件事也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租出的是“家”,租来的却只是“房子”!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投稿邮箱:sccscc#vip.qq.com(#换成@)   皖ICP备13014210号-7   鄂公网安备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553号   中国专业的垂直行业评论网站   Copyright @ 2015-2018 Pinglun8.cc All Rights Reserved.